首页 > 道门法则 > 第六十八章 暂停(书号:21465

第六十八章 暂停

作者:八宝饭
    保你飞升!

    如此承诺的确具有无b的x1引力,要说赵然不心动,那是假的,但心动的背后,他第一时间意识到,想要让纳珍仙童兑现承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ΩΔ.Ω.co

    自己刚才连番试探,纳珍仙童也没有明确所需银两的数目,结合“飞升”这一承诺,赵然已经不敢想象,眼前这位究竟需要多少银子。

    没有报出数目,这就是最大的数目,他已经意识到,仙童所需,必定会是一个让他崩溃的数目。

    至于飞升,赵然怎么都觉得这位仙童是在画大饼,甚至是信口开河。神仙会信口开河吗?关于这个问题,赵然在脑海急转,回忆着他对这位仙童不多的认知。

    当年在太庙的时候,这位仙童就不怎么靠谱,说了两句模棱两可的话,卷着银票就走了,一G赵然前世熟悉的“大仙”风范。

    “出场费”从J十万两巨减到J万两、一千两,甚至今天“免费出场”,一再突破原则和底线……

    开口就要银子,而且不给数目……

    青衣和蓉娘所求的事情也非他的本分,可他却一口包揽,同样以含糊不清的言辞对付祈求者……

    盖着大金叶子在海滩上睡大觉……

    脖子上套着大金链子,腕上戴着玉镯……

    家门被自己闯入多次,至今毫无察觉……

    综合上述情况判断,怎么都难以让人对他提起信心,这位神仙到底在G什么?

    但要直接拒绝,赵然不太敢开这个口,并且他也没有直接拒绝的想法,去落纱岛辛苦了那么多回,不就是想Ga0清楚纳珍仙童的情况么?人家自己凑上来了,难道还能赶走?他也不敢这么做。

    “听上仙的意思,有人告诉上仙,说是小修这里有办法?因此上仙便来找小修?却不知是哪一位?”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提个主意就好。”

    “这个不知事起由,小修有点难办啊”

    纳珍仙童瞪眼:“难办也得办,快一些!”

    赵然继续套话:“那不知仙童何时需要?”

    纳珍仙童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赵然沉Y道:“快有快的办法,慢有慢的章程。b如仙童说一年内要拿出银子来,那就得按一年C作,但数目肯定不多。如果仙童定下年之期,那就是另外一个办法,当然数目要多得多。如果仙童说五年,那又另当别论”

    纳珍仙童道:“按年!”

    赵然又道:“明白,咱们就按年来。年时间,如果筹措一百万银子,这是一个方案,筹措二百万银子,又是另一个方案”

    纳珍仙童道:“先凑一千万!”

    这回轮到赵然目瞪口呆了:“上仙说的是一千万?”

    “有什么问题?”

    “年筹措一千万现银,此事难办,难啊”

    “你就说能不能办?”

    “也不是不能办,但是很难,非常难,当然,如果能够找准目标,找到突破口,也不是不能办。”

    纳珍仙童有点晕了,问:“到底是能办还是不能办?”

    赵然道:“回答上仙这个问题之前,首先需要知道,上仙要这笔银子做什么?小修想来,或许为上仙解决困难,b找到这笔银子更容易一些也说不定呢?”

    纳珍仙童不悦道:“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

    赵然道:“上仙容禀,小修不是想打探上仙的隐事,小修这么问,是想了解来龙去脉,以便助上仙解决问题。”

    纳珍仙童道:“让你想办法,你怎么就那么磨磨叽叽的呢?一点都不痛快!”

    赵然回答:“若是上仙需要十万、二十万,小修当即痛快奉上,半句话都不问,但一千万两,小修不问清楚办不了啊……”

    纳珍仙童转身就走:“十万、二十万就想飞升?你以为飞升那么容易?”

    赵然追问:“若是小修当真拿出来,上仙可否立誓,小修可理解飞升?”

    纳珍仙童顿了顿,转身森然道:“你是让本仙向你立誓?”

    赵然心一凛,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低头道:“不敢……”

    纳珍仙童冷哼一声,身影在供案上渐渐虚化消散。

    这是谈崩了吧?赵然低头沉思P刻,决定再试一次,将曲凤和招来,让他重新准备供物,又将他赶了出去,这回起课时出现的便是九天卫房圣母元君虚影。

    那虚影一动不动,与泥塑光影别无二致,弄得赵长老索然无味,匆匆打醮送走了事。

    乘云霭百合赶到钦州,汇合了端木崇庆,这次端木长真留在了阁皂山,没有过来,他的任务依旧是起课,把纳珍仙童的本尊调走,为赵然和端木崇庆进入银沙岛创造会。

    赵然向端木崇庆告知了纳珍仙童不请自来的经过,总结道:“其一,纳珍仙童约期年,按照行事规则,或有五年、顶多不超过十年之限。十年之内,要么是天界,要么是玄坛元帅,最不济是仙童本人,定有大事。其二,纳珍仙童需现银一千万两,而且说的是‘先凑一千万两’,以我的经验,预算在大多数情况下总是不够的,加上他以前索取的,这是一笔绝大的数额,他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其,他说一千万两保我飞升,我让他立誓,他又不愿意,到底仙童有没有这个资格或者能力?他是受玄坛元帅所托,还是自作主张?”

    端木崇庆点了点头:“你小子胆子实在够大,敢跟上界仙神讨价还价,这是多大的凶险?以后万万不可如此!”

    赵然笑道:“是。以我观之,他们似乎还是讲规矩的。”

    端木崇庆冷笑:“公然现身索银,这已经是不讲规矩了。张口就是一千万两,好大的口气!是谁指点他来找你的?”

    赵然道:“我问了,他不说。起初我还以为是老岳祖,现在知道不是了。”

    端木崇庆沉Y道:“今后更要谨慎些了,落纱岛的事切不可疏漏出去,跟你老师和大师兄再J待一遍,还有蓉娘,万万不可露出马脚。”

    在赵然的一再坚持下,杜Y晨已经尽量削减了护送船只规模,仅仅一艘巡海船前行。那位羽士船长很激动,鞍前马后伺候着赵然,一口一个“老师”,原来是修士船长培训班第八期的。

    船长不认识端木崇庆,端木崇庆也没心思和他认识,打趣了赵然一句“桃李满天下”,便钻进船舱了。

    赵然和船长一路畅谈着,就这么到了落纱岛,将赵然和端木崇庆送上岛后,船长扶着一门新装备的符箓小P,信誓旦旦表示,要为老师守好落纱岛海域,但凡有不开眼的东西敢于窥伺,定然严惩不贷!

    上岛后,端木崇庆和赵然布下煞大阵,向已经提前赶往五凤岛做转接应的安伯发了张飞符:“试联络,让长真准备好。”

    P刻之后,安伯回复:“联络接上,长真已经做好起课准备。”

    于是赵然开始连续快速画门,用了天时间,画到第二十九道门时,通往银沙岛的大门开启了。

    端木崇庆飞符安伯,等候端木长真起课的消息,过了小半个时辰,那边也没动静。于是再次飞符,又等了P刻,安伯的飞符到了:“暂停!”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