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亚克安斯剧变 > 章节1:交错(6)(书号:147807

章节1:交错(6)

作者:格桃
    在睡了安稳的一晚後,扎格温起在一个下雨的早晨,这使他缩回被窝里,却又猛然想起塔娜娜交代的购物清单。所以他只能不耐烦的唉口气并换上那件r白sE的针织毛衣,而K子依然是那件黑sE的休闲长K。扎格温转头,不见米斯埃,他便忽然感觉自己迷茫的像是置身於一片海洋之中,光线都在浮动。

    他不以为意的叹口气,然後抱着纸袋下楼。

    不意外的,米斯埃在一楼被塔娜娜缠着问话。但他只静静的陪她享用雨天早晨的一杯热咖啡,那手冲的咖啡豆香气飘逸在空气之中,扎格温从二楼便可闻到。他慢慢接近,然後看着他们和自己道早安,但扎格温却什麽也不想说,有GU慵懒和郁闷紧紧缠绕在他的身上,毕竟睡了一觉後的扎格温依然感觉万分疲惫。

    塔娜娜倒不是很在意这个,她很习惯,并且要米斯埃也别在意扎格温的行径,但他当然无法若无其事的接受。

    「扎格温,早安。」不回话的扎格温不是米斯埃印象中的那个他,於是他再次尝试打招呼。

    「……早。」扎格温也知道,於是他勉强自己发出沙哑又含糊的声音。

    塔娜娜愣着,她非常讶异。她以前曾跟不回话的扎格温道早安,但无论塔娜娜重新问早几次,扎格温都没有理会,冷如一座冰雕。虽然惊讶,但咽下口中的西兰菜後塔娜娜依旧扬起微笑,然後从厨房端出一碗浓汤给扎格温。扎格温打个哈欠,他接过陶瓷碗,然後缓缓饮一口浓汤,接着若有所思般T1aN过嘴角。「你煮的浓汤变的更难喝了。」

    「毕竟我不喜欢喝浓汤,所以已经两年没煮了。」塔娜娜刻意避开他的视线,随後若无其事般的夹起一小块煎鱼。「记得今天要做什麽吗?」

    扎格温含糊应声,随後将浓汤一口饮尽,他重重的放下陶瓷碗,然後把身旁的纸袋交给米斯埃。他们互相对视几眼,然後米斯埃接过纸袋,困惑的往里头瞄一眼。「什麽?」他愣愣一笑。

    「给你的。」扎格温轻语。

    随後他懒懒地起身,挑挑手指,示意米斯埃跟上来。很快的,米斯埃抱着纸袋跟着扎格温走上阁楼,在扎格温把背包拿出来後,米斯埃被赶着进去换衣服。他没有跟他解释为什麽,这让米斯埃一头雾水,但他依旧换上了黑sE的长袖休闲服和白sE长K,然後离开阁楼。扎格温就靠在二楼的墙上等他,然後看着米斯埃边穿上大衣边朝着他走来,他微微挑起眉,还以为自己能够心满意足。於是扎格温叹了口长气,某种扰人的感觉始终无法疏通。

    「我还以为这件衣服是你要穿的,扎格温。」米斯埃开口,他就站在他的眼前。於是他开始思索些什麽,过去也好,未来也罢,都让他觉得无b冷冽与空虚。他摇头。「不嫌弃之前那身太紧吗?」

    「当然嫌弃──所以……谢谢。」米斯埃笑着。「今天要什麽购物来着?」

    「晨间市集,买药材。」扎格温深x1一口气,他继续说:「我们的第一个打杂工作,之後还会有很多吧。」

    「我懂了。那是要现在出门吗?」

    他缓缓点头。扎格温将背包斜在右肩,并尽可能压下背包里的猎枪,接着他从角落的小水桶里拿了两把伞。他递给米斯埃一把,自己另外用一把。

    他们一同下楼,然後被塔娜娜叫住。「拿两把伞做什麽?你们两人撑一把就够了。」她皱眉,说自己晚点还得出门到渡河口散步,需要一把伞。然後她一愣,才想起要把药材的钱给扎格温。

    他们交换手中的东西。

    扎格温冷冷的哼一声,跟塔娜娜互看互瞪,随後无奈的g起嘴角,一耸肩。他领着米斯埃出门,然後拿过他手中的伞。cHa0Sh的空气,灰暗的天空,扎格温打开伞,与米斯埃并着肩走,他感觉自己不再那麽排斥他,无论是Canniber还是米斯埃本身,然而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困惑与烦躁,有点空虚。

    他看着前方的道路,有几处的积水特别深,他便踩过那些足以溅起水花的积水处,自得其乐。

    就这样,他们沉默不语,无所事事,却像忙得毫无交流也无法交流的两个人。走到晨间市集时雨才刚停,而喧闹与yAn光也才刚出现。

    扎格温就这样领着米斯埃走到最底,然後站在一摊不起眼的药摊前。他把清单递给老板,而老板很快速的瞥过一眼後便将那些药材分装打包好。

    交付钱後扎格温打算拿着药材回到塔娜娜家中,然而米斯埃不情愿,他嚷嚷着要多留一会儿,他也只好答应,反正所谓的晨间市集最多就到九点。

    於是换米斯埃领头,他戴上连帽,漫无目的穿梭於人群之中,在每一个摊贩前驻留片刻,随後兴致缺缺的离开,他跑在扎格温的前方,而扎格温走在後头默默注视米斯埃的背影,娇小柔弱,彷佛下一刻就会被人流冲走似的。他并不担心,只是好奇他会以什麽样的方式去面对。

    一愣,扎格温突然意识到自己把米斯埃当成有趣的东西对待後便开始产生混乱,他确实在意米斯埃──就像以前初次看见他时一样。这并非不好,只是他不能理解这是药带来的恍惚亦或者自己就是真心这麽认为──但他对突如其来的这一切还是有所疑虑。

    总之,扎格温本来就很疲惫,他根本不想这样陪着米斯埃瞎闲逛,也没有心思再去思考这些。他从背包拿出巧克力口粮,然後撕开包装纸,想着乾脆飞上天空草草了结一切就好。

    但没出现多久的闲情瞬间消失,扎格温发现了止步於人群中间的米斯埃,被避开、不被理睬的,露出牙齿笑着。

    他因此愣住了,咬着口粮,包装纸飘落在地上,和落叶与枯枝一块儿。扎格温立刻快步向前,有些生气的抓住了米斯埃的肩,同时还望着前方拥挤的人cHa0。

    「唉呀,你这才愿意过来。」米斯埃哼声,然後他乐呵呵的咧嘴一笑。

    扎格温就挡在米斯埃身前,他微微一低头,若有所思般眯起眼。「你怎麽?」语毕,他的视线尾随着米斯埃所指的方向,那是卖手套的摊子。他唉口气,因为随心所yu的撒钱计划和买衣服,所以他身上剩的钱本来就不多,这多少使扎格温惆怅,不过他依然买下那双米斯埃想要的黑sE皮手套,然後交给他。

    「你可要把钱赚回来。」语毕,他转身往前走。那双皮革手套的材质m0起来确实很不错,但足足要五千元。

    「不就是跟着打杂而已吗,你原本就打算让我跟着做的吧!」米斯埃戴上手套,掩盖如凶器的指甲。他的动作有点迟钝,而且需要时不时抬头看向扎格温。「就算不是好了,这对我来说还成的了问题吗。扎格温,你不能理解的吧?」他喃喃低语,然後快步追赶到他的身边。

    飘着生鱼味道的空气,然後是花香、香皂味。他们不再驻留,而是有目的般的穿梭於人群之中。

    一片喧嚣,米斯埃只觉得震耳yu聋,这是他第三次浸在人群中那麽久──在离开安斯夫罗都後,和离开暗街後。接着,他想起那个充满傲人骨气的nV声,渐渐的不讨厌这样的世界。米斯埃紧紧跟随在扎格温的身旁,不知何时的,他的步伐他追赶不上,只能不断走跑交替。

    「……等等!现在要去哪?」米斯埃喘着气,他跑到扎格温前方,然後停下脚步。

    「我想回去了。」扎格温若有所思般挑起眉,然後亲昵的g住了他的肩,并吞下最後一口巧克力乾粮。「或者你想再逗留一会儿?」

    米斯埃看见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知道这提议或许只是心情不错的扎格温心血来cHa0罢了,他可能很快就会後悔,抱怨不g了、无所谓了,或者乾脆自己回到塔娜娜家──但米斯埃非常不想回去。  所以他拚命点头,但愿扎格温能理解。

    关於塔娜娜──米斯埃真的不怎麽喜欢她。

    「……扎格温,你觉得塔娜娜是一个怎麽样的人?」米斯埃微微皱眉,他抱着犹疑的心并等待扎格温的答案。

    他思索了一会儿。「诡异的家伙,不过她很好。」扎格温搂紧米斯埃的肩,他微微一歪头,邪魅的笑容彷佛在告诉米斯埃──我找到了乐子,也就是你。米斯埃默默撇开头,他闪避着扎格温灼热的视线。「不过别看她那样,她也有二十九岁了,还是个药师,所以放弃吧。」扎格温耸肩,冷冷笑了几声。

    「……不是!根本不是!」米斯埃大喊,引来短暂的侧目。他不在意这个,反而是扎格温轻挑的笑轻轻下扬,转成焦虑又烦闷的蹙眉。

    米斯埃不知道怎麽了,他不知所措的睁大眼睛,记忆中的扎格温并不会这样,然而他还是毫不犹豫甩掉了奇怪的顾虑,接着又把话题拉回正轨。「反正,你不知道她今早问了我些什麽。」

    「我知道。」扎格温深x1口气,他很快地恢复平常的模样,那张沉着的脸面向遥远的前方。

    「你知道?」

    「是安斯夫罗都吧。」

    米斯埃微微一愣,扎格温没有说的很明白,但他了解他就是那个意思。的确,塔娜娜紧追着那些关於监牢生活的问题,还有关於有理智一事,他根本不想回答那些,所以全部都以摇头来敷衍了事。她虽然自打无趣不再追问,然而脸sE可不怎麽好看,直到扎格温出现在矮桌前──总之,这些米斯埃都知道。

    「我不是讨厌塔娜娜只是觉得她会做出些什麽事!」他低下头,快速吐出心声,字与词含糊又黏腻,他根本不清楚扎格温是否有听进去,但这样就好。

    「……她不会的。」扎格温收回搭着米斯埃肩膀的那只手,然後轻拍两下米斯埃的背,他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後米斯埃瞥了眼扎格温,他若有所思般沉着的脸与食指抵在双唇之间的模样太过於冷淡,也捉m0不透。

    米斯埃轻轻吐气,将视线定格於前方,他害怕扎格温生气,所以在这之後,他不会继续抱怨些什麽。他知道,对於扎格温来说塔娜娜是一个重要的人──他的恩人,甚至是陪伴他度过一段孤独时光的那个人。他看着他们挤眉弄眼,理解那之中有着的千言万语和默契。

    米斯埃既然认定了所有事都得由他自己去弥补,那理所当然的包含无视所有,所以他也会继续相信扎格温的所有,毕竟米斯埃也只剩下扎格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