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丹青斧 > 第十四章:名相大名杀机临,碑文谜揭开新局(书号:147805

第十四章:名相大名杀机临,碑文谜揭开新局

作者:侠天道
    譁然腾闹民如水,汹涌暗流锁一人。碑文解字谜终现,末世天开新局临。

    至正十六年,四月初四,子时,大名府衙

    古人常言道:「谣言止於智者。」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民,如水一般,生生翻涌不止。难道在大名府的茫茫人海中,就从无一个智者能看清此局?看清知府藩长恭内心的不平与冤屈?难道,百X皆是愚蠢、捕风捉影之辈,能轻易的被有心人所扭曲之事实左右理智?难道,其实大名府内仍有智者,只是……被陶天越的恶势力所制,变成一群敢怒不敢言的暗流正义之士?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倘若民不再是民,那整个府,甚至是整个国又当如何?是生还是灭?点点滴滴的沉重又心碎之悲观想法,三个难道,此时,在藩长恭的心海之下,天翻地覆,如龙困浅滩、虎落平yAn般,缠思不解。

    子时,本是夜幕低垂的高峰,顷刻,也如同镜S魔考,笼罩着藩长恭那万分愧疚,却找不着任何错误的矛盾、纠结之心,与此同时,子时的夜幕,也袭击着另一人的心绪,他,不由分说,正是当朝,杀燕铁,诛伯颜,并做过一系列的政治改革,史称「脱脱更化」的……大丞相脱脱,又名,脱脱帖木儿。

    从三月十六日至今,脱脱皆是按兵不动,冷静的在局势之外,试图的看清一切真相,他的心,始终坚信着他曾经的部属,那文武双全,心怀一片青天的正义之士。明明是身怀浩然正气,忠贞耿直之人,怎会遇上此劫?私卖盐一案,到底幕後的主使是谁?是韩林儿吗?就算是他,那他之目的究竟因何?藩长恭与他无半点g系呀!

    午夜时分,在大名府邸里,两个人,彻夜未眠,心思各异。一人,清道守一虚空藏,凝神敛化思解方;另一人则是:三焦焚烈离愁时,只悔当初慈令施……。

    当其时,在灯火阑珊之处,隐隐浮现两条穿着夜行衣的人影,一人持刀,一人拿剑,彼此并肩而行,以迤逦、马不停蹄的速度,向同一个方向赶去,目的直指—脱脱的寝房。

    而在寝房之内,坐在床榻上静心守虚的脱脱,也瞬间五感齐开,感应到房外的这两人的行踪,他,微微一笑,全然不放在眼里,继续思索如何与幕後主使过招。

    两条人影,在越接近脱脱寝房,其行动速度变忽快忽慢,似乎是对脱脱之实力了若指掌般,迷踪的脚步,yu扰乱脱脱的听觉,最後,终於来到了寝房门外,只是,原来的两条人影,竟只剩一条,更有甚者,这条人影还以迅捷的身影,绕行脱脱的寝房,看来不由分说,是一场正面对决。

    这时,脱脱才缓缓睁开眼眸,脸上,不掩半点自信,丞相风采,雍容大度,闲适随意,唯闻脱脱自若的微笑道:「来了吗?既然来了,何不齐上呢?」

    话甫一出,乍然,一道凌厉无情的剑气,从寝房左边的窗花扫风而来,但脱脱早已x有成竹,岂是池中之物?眼明手快,一个向後仰身,避过了杀身之剑,只是,剑气太过刚猛,将寝房的墙打出一个大窟窿。

    眼看一击不中,在房外的人,便只好闯将进去,剑直指脱脱眉心刺去,脱脱见状,身子再度向左一闪,岂料,就在闪身的同时,忽闻破天一响,从屋檐上,再跳下一人,手上之刀,冷冽煞寒的砍向脱脱。

    不亏是做丞相之人,眼看此等的杀局,脱脱不但不危不避,还冷静以对,右手剑指夹刀,左手握剑,蓦然,左足向床上一顿,身形与天地平行,霎然,顿成一螺旋之式,逆时针旋搅不停,而那两名杀手则是反应不及,登时,手上的武器已被脱脱给卷成废铁,不复使用。

    两名杀手见状,心下惊惧三分,此时,双足甫落地的脱脱,露出灿烂的微笑,并回问那两名杀手道:「说吧!你们是谁遣来杀本相的?将实情和盘托出,本相保证,定饶你们不Si,你们意下如何?」

    那两名杀手听罢此言,按常理而言,不是遁逃,要不就是冲上去与之拼命,可奇怪的是,这两名杀手竟然露出一副毫无掩饰的神情,其中一名黑衣人,向前走三步後,大笑三声,并充满自信的回脱脱道:「让你知晓又如何?就算你的武功远胜於我们,但你,终究也要逊我们教主一筹,你,必败无疑。」

    话音落,须臾,那名杀手举起右手,当机立断的撕开夜行衣,只见在左x上,烙了一朵十分明显的大红莲,乍看之下,那朵莲花与其说像是与火共生,倒不如说是互利共生还来得贴近一些,此大红莲又名:「怒焰火莲」。是为悼念白莲教创教之主—韩山童……。

    脱脱一见此莲,心下不禁疑惑的自忖道:「有那麽直接的杀手?不简单啊!」

    倏地,站在前一名杀手後面的那人,也撕了夜行衣,一样,也烙了一个大红莲,并冷冷的说道:「不管你是否是当朝大丞相,只要能为吾主扫除称帝碍石,不论是谁,都将是……Si人。」

    此话一出,换脱脱发出了清朗的大笑,并以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回了一字道:「来!」

    轻佻的一个字,大大惹怒了杀手的脾X,於是乎,两人便同时迈开马步,双拳沉腰,以寝房中央的桌面为大开杀戒的基准点,站在距离脱脱较为前面的杀手,首先发难,他不费吹灰之力的跳上桌子,随即便来了一记桌面扫堂腿,朝脱脱的右x扫去,而站在稍微後面的杀手,则是向下滑行,穿越桌脚,意在乱脱脱下盘。

    脱脱见状,不惊不避,只见他将右手微微扬起,在那扫堂腿yu扫过之际,轻描淡写的挡了下来,并快速的在腿上转一圈,将杀手的腿往自己身上拉了过去,原本的扫堂腿,变成脱脱的牵制手段。而另一名杀手也没好到哪去,只见脱脱的左足从地面强势顿起,瞬间,横空踏步,闪过了关键一击,并迅捷的将右足狠狠的踏在杀手腿上。

    但既然是杀手,且敌人又是个身手不凡、华容贵显,且身居庙堂之首的高手,杀手的本领怎可能会低呢?於是乎,两名杀手,虽彼此之间隔了层桌子,不过,来自杀手本能的默契,没因此消失,反而默契自生。在桌下的那名杀手见状,赶快用另一只脚踢开脱脱右足,并强势用快不眨眼的腿功,猛踢脱脱下盘,致使原本牵制在桌上的那名杀手之扫堂腿之力,突然气力散逸。此时,在桌上的杀手见机不可失,连忙在半空扭身,说时迟那时快,一记空中回旋踢,就朝脱脱x膛正中踢将来,脱脱乍见来人发招如此迅速,不由得心下一惊,可无奈的是,下盘也被人攻击,因此,脱脱只好下意识的,用双手抱x之势,y是承下此重重一腿。

    民心凋敝满城殇,暗夜刀光剑影凌。名相渊渟心守虚,劫临化势流云行。

    由於脱脱接下此腿功的同时,双足也正好在躲闪之间时,腾空离地,刹那间,重心全无,再加上此记腿功,因此,脱脱便整个人往窗边飞去,顷刻间,只闻「碰!」的一声,脱脱在撞毁窗户及窗边的花草摆设後,整个人飞落在寝房之外的一个小池塘。

    两名杀手见一击得逞,便跟着施展轻功,从寝房跃下池塘,yu在池中再施一击,致脱脱於Si地时,忽尔,在池塘的水深之处,听闻一声惊爆,塘面现出了十里波澜。在月映之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呈一强涌的水流,由下至上,泛起巨大的涟漪,两名杀手见状,暗叫不好,但,已危时已晚矣!

    那强涌的水流直冲湖面之时,竟往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散离开来,形成五道撼天裂地的水龙卷,水天一sE,相映成景,俨然是五条水池天锁,将那两名杀手狠厉的震退二里之远,x前肋骨瞬断五根,倒cHa肺腑,血,浸染全身,吞没五脏六腑,口吐血数升,颓落血泊尘埃之中。

    彼时,在中间方向的水龙卷之中,旋空立身一人,纳元归气,单足伫立龙卷中心,并自水上翩然惊鸿而降,一招,就只是一招,两名杀手,早已无反击之力矣!

    暗夜惊逢杀身劫,水池天锁一招决。方才脱脱乃是行以退为进之计,取得一瞬空隙,在池中猝不及防的发招退敌,此招即是脱脱的元功心法:「龙武天诀」之「五绝玄锁」是也!

    虽是重伤倒地,但杀手的本能未曾消却,手上的刀与剑,仍是紧握在手,看似已无反抗之力,但其心思,犹然思索着最後一击之机,这时,又有两条人影往脱脱的方向急奔而至,脱脱乍闻声响,心下,倒是坦然无惧的想道:「看来今夜的我真受人Ai戴呀!」

    就在脱脱元功暗提,yu迎击来人之时,那两人也奔至脱脱面前,双膝急速下跪,以请罪的语气说道:「老爷,属下救驾来迟,请老爷降罪惩罚。」

    此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脱脱的两名手下:耶识纳兰与蒙都,他们是方才听闻此地之巨爆声响,赶来护主,殊料,他们的主子没两三下就弥平的如此乾脆利索,因此,心生愧疚的向脱脱请罪。

    脱脱见他们请罪的模样,也不好责难他们,毕竟他们的的寝室离自己这是有些许距离,赶不上也属正常,於是乎,收元敛神,并会心一笑的伸出手来,将他们扶将起来,嘴上,并无任何责怪之言,反而说道:「劳你们深夜赶来护我,真是辛苦你们了。」

    两人听罢,无言以对,只能搔了搔头,露出惭愧之sE,此时,站在耶识那兰身边蒙都,其眼底余光赫见,倒落尘埃的两名杀手,竟凭着意志,缓缓由地面,摇晃的站立,剑与刀,深cHa於地,撑持支身不倒。

    蒙都一见,赶忙喊声提醒道:「老爷、纳兰,杀手起身了,危矣!」

    话甫落,乍见一刀一剑,不偏不倚宁Si的正向他们S将过来,这,是杀手的最後一击,同时,亦是最终的杀人意念,毋虽Si,亦要有人陪葬,这样,在九泉之下,才能问心无愧,对仍在世的主公有所交待。

    不屈意坚杀心志,只为酆都不愧情。杀手绝杀效忠的意志,天可明监,地能动容。但无奈,命早已注定,这场战,脱脱,已无悬念……。

    就在刀剑齐飞,yu拖脱脱之命时,耶识那兰与蒙都咻一声,赶到脱脱面前,同时化运道教的镇教圣山—龙虎山上所修习的先天功法,拆招散功,将刀剑反掌手中,蒙都一见来势已制,便一个箭步,瞬到那两名杀手面前,一手按住一人,运功聚掌,形一螺旋式旋转,接着,旋至半空,蒙都再一个纵步,飞起身来,先後照准了杀手的肩颈、中丹、下颚、下腹一阵猛烈拳击,本已是血x的杀手,此时早已回生无望,只余一双了无生息的眼眸。

    蒙都不仅将他们向上打上天际,同时,也施展不世身手,凌越飞空,用强劲的手肘之力,y将他们极势打落地面,轰然一声惊爆,烟尘雾现,笼罩四周,呛住了一旁的耶识那兰与脱脱,频频咳嗽,耶识那兰见状,忍不住向天上的蒙都抱怨道:「蒙都,要杀人就杀人,怎好波及我与老爷呢?再者,你费那麽多劲做甚?连全屍也不留一下,你真的是狠绝啊!」

    立时,蒙都才缓缓降落地面,而那两名杀手,早已碎骨分屍,化为一地斋粉,随风飘扬,融入天地之间,连同意念,稀释在无边无际的苦海之中,鞠躬尽瘁,Si而後已也!

    「有展露到身手就好,至於咳嗽嘛!请恕奴才无礼於老爷,老爷,对不住啊!」说此话时,其内心还明显的浮起一丝丝骄傲之情,但这就是蒙都的个X,直率而为,毫不矫r0u做作也!

    「好了,不碍事的,你们先下去就寝,我还有些事要忙呢!你们退下吧!」脱脱看蒙都纯真的模样,心下亦是微笑看待,不过,现如今非是笑的时候,因为他心知,在此时,他心中挂念的Ai将,睡不安枕,既是如此,他,又该如何笑呢?

    暗夜时分,飞流银瀑倾天泄,映辉悟者滞心暝。悟能、悟净、悟空,说来轻巧,即是佛法中的戒、定、慧之「戒」心三悟,但行之,容易吗?

    迷蒙昏晦,孤月照今尘;初心宏愿,天意弄世人。在悄无人息、四野闇冥的大名府府衙,自极耳深处,浅浅的、缓缓的、徐徐的,随着微风吹拂,带出了一阵一阵,来自兵器的破风声响,此声,不似刀剑之鸣,越是靠近,声源就越明晰。在走过正心院的庭院後,其右後方,正是—三悟院的庭院。

    甫踏进三悟院之庭院,眼及所见,竟是秋风扫落叶、h沙滚弥天之象。唯见一人,身穿一袭银白战袍,头戴银白将军头盔,眼露雄浑不甘之情,手上,持一根重达六十二斤的钢矛,名唤:「滚蟒八丈龙矛」。

    古铜sE的矛身,与蟒蛇交缠,节节攀升,犹如扶摇直上登天阶般,象徵步踏青云、仕途顺心之意。如今,这口滚蟒八丈龙矛,在他的手上,腾挪变化,沉、拨、削、刺、挑、割,招招连环,式式无尽,一会儿跃然踏空,斜削庭院老树,霎然,树木个个应声而倒,碎成一块一块的木板,寒芒一瞬人影绝,景摧回澜啸龙Y。又一回身,旋影转步,单足伫立,矛锋直指庭院侧门,身呈下腰式,手上之武,如游龙翻江般,萦绕周身,忽尔,一个半空轮转,人影与矛影,形成一团黑夜中,璀璨闪耀的光影白芒,人即矛,矛即人,人矛合一。

    随着庭院的树叶与尘沙飞扬,立显了其矛法的独门武技,遗世,当今罕然。此时,猛一突刺,一道矛芒直S侧门墙壁,唯闻爆碎一声响,地裂三丈长,壁毁痕斑斑,正所谓道:

    青蟒血盆风卷影,疮痍满目断垣残。

    然而,此招是一连环矛招,必须要绵柔不绝,柔中带刚的将招式中横霸之风尽展无遗,因此,在爆毁侧门的围墙时,他,拔地再上空,双手齐挥滚蟒矛,斜天一指,照准那皎洁无瑕的弦月,尽x1月之光华,将自身化作中心,纳月演武,倏地,身呈一倒立式,矛尖向地,破风直刺而下,但也在此时,忽感心口莫名一紧,气劲透身不得,就在垂降地面之际,轰原十里烟尘爆,矛锋cHa地血漫天。眼见一景,唯有一名颓丧失志、自伤呕血的失败者,跪坐在地面,英雄之泪,也掺合着嘴角的鲜血,不停,不停的,流下……。

    就在重伤跪地之後,蓦然,乍闻一声宏量的话语声响,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徐徐移步而来,震摄了跪坐之人,而此话正是:「你是藩长恭吗?」

    那跪坐之人听闻此声後,眼,更加迷茫,犹如两碗晶莹剔透的玉壁,被蒙上无数层的薄纱一样,朦胧混沌,看,看不清眼前之路?听,听不明来者何人?唯在昏苍之中,感觉着一GU暖流,浑然罩身而来,同时,话声再响,竟是同一句:「你是藩长恭吗?」

    续问道,伊人心绪才稍有回醒,在脑识深处,已渐稀明了来着何人?但,口竟一时无法言语,此时,再来第三问,又复闻同一句话道:「你是藩长恭吗?」

    连环三问,虽是同一句话,却深深的,扎进藩长恭的心窝,骁勇善战的大将,如今,竟是如此崩溃的,流下男儿泪,并任由身上的热血不绝流出,整个人,全然无任何斗志可言,痛觉,到底还是,心最痛矣!

    那人在走近藩长恭後,平和自然的席地而坐,眼,目光炯炯的直视藩长恭,威严之下,更多的是,一个上司对自己Ai将的满怀关心,须臾,那人举起右手,轻轻拍了拍藩长恭的肩说道:「本相在此,我知晓你内心之悲,明明已经非常努力了,为何仍会演变至此?当自己所认为的天堂不再是天堂时,先前的所有付出,又是什麽?我相信,你之心头定是如此想道,但,这种痛楚,本相亦有,而且,绝不亚於你呀!」

    听罢此话,藩长恭勉力的举起衣袖,轻拭了拭泪,也直睁了眼,看着脱脱问道:「相爷,属下正是因为太明白了,才更感灰心丧志,属下是何身分?是丞相你的Ai将啊!败刘福通,平伯颜之乱,属下皆是无往不利,也曾骄傲的告诉自己,我,是脱脱帖木儿身边最勇猛的虎将,有相爷在的地方,属下,必将与之随形,并为相爷肝脑涂地,命不在惜,因为,脱脱帖木儿这个名字,甚至是人,赋予了属下生命的真正奥义矣!但如今安在否?属下,已将相爷给予的生命真义,彻彻底底的,消磨殆尽了……。」

    世道危堪谁是吾?耀光锋顶蒙烟尘。英凛将姿安在否?相名心郁惘己魂。

    脱脱一听此言,轻轻笑了两声,站起身来,背对着藩长恭,语气转为威严的回道:「本相方才的三问,你明否?」

    藩长恭听脱脱的语气转变,内心,显得些许惶恐,不过,姿态仍是沉稳,回语间,明快不屈的回道:「禀相爷,属下不明矣!还请相爷开示。」

    脱脱见藩长恭仍有不解,於是乎,便再一问道:「在你有生之年,你曾识过自己吗?」

    甫惑方才三问,殊料,四问复临,而此问,更是问进内心深处,自己,真的识得自己吗?

    藩长恭方才的回应之语,显山露水,全是对脱脱的景仰与圭臬,那自己的X格与想法呢?是否早就已经飘散在渺渺的层云之中,不复还了呢?

    约莫沉静了一刻,藩长恭才似懂非懂的回道:「相爷,我知晓你希望属下能通晓你之话语,使属下能脱胎换骨,不活在他人的Y影之下,但,属下的一生,确实是因相爷你才能辉煌,那启禀相爷,属下,属下要如何自处呢?」

    脱脱听完藩长恭的肺腑之言後,其内心,也是一阵SaO动不已,原来,原来都是自己的做风,累得自己的Ai将宁愿活在他的Y影之下,至Si,也不愿脱出这无形的囹圄矣!

    不过,脱脱倒是不露一丝懊悔之sE,因为,眼前就有一个绝机,能助藩长恭找回真正的自己。

    语落不久,脱脱脸容,带笑依旧,忽焉,脱脱语出惊人的回藩长恭道:「若你yu寻自己,那眼前大名府之难,即是你应证之机,贵为大名府知府,此本是你之责,你必须自行了断此困境矣!」

    藩长恭一听,大惊失sE,想都没想,便瞬回了脱脱道:「相爷,此祸乃因属下而生,属下无能也!」

    不过,脱脱听罢此言後,脸容倒是有了微妙的变化,倏地,脱脱突然疾言厉sE的回藩长恭道:「无能?无能之人还能忝为大名府知府?你如今是以为大元朝没人了吗?假若你无能消洱大名府之乱,那,你头上那顶乌纱,就换人顶。」话落一瞬,脱脱便愤怒的,拂袖而去,徒留,依人内心满满的不解,以及,满地落叶与枯枝,愁寞与萧索,相映成一寒凉、秋sE鸣风之景,而这一切,亦尽入一人之眼,那人即是:元顺帝的废后,伯颜忽都的独生nV,摩那罗衍是也!

    辰时,镇武郊外之关帝庙,洞窟之阵

    如是我问,天地无常烟尘乱;神Ai唯造,十字圣徒弥祸志;白莲魔心,异功左道匡正邪。紫华曜天,龙Y云卷,甘霖遍降,孤峦参天,铅华尽释。甫过二关,本以为大势就此底定,岂料,眼前竟又显一幻迷之象,犹如仙境般,超越时辰之限,终日白昼穿云。渺冥之所,唯足步巅,飞鹰翱游,仙乐争鸣,一片祥瑞之象,亦真,亦幻,g链着人心最深处的渴望,西方极乐、太虚之境、天堂,不仅是Si後归去之处,更是,人之痴梦也!

    孤峦峰顶,盘坐一人,眉宇深敛,抱元守一,一脸清逸俊秀之貌,头戴一巾,一身靛蓝水合衣,双手交扣於x,身子向前微倾,紧闭双眸,周身,十字教圣功沛然,盈溢成一护身气罩,护持己身,不受眼前仙幻之境所惑。

    而另一人,虽是立身在此人身边,以一种平和安顺的神情,望着盘坐在峦顶许久的他,内心,竟现出一丝丝的焦虑之感。人心,真是难测,明明所示现出的,是如此安和,既是如此,那在内心中的那一点焦虑之情,又是从何而来?

    不由分说,此两人,即是被阵法困身多时的蓝玉与韩湘灵,最终阵,来之无端,去之无迹,更有甚者,阵眼中的那个「口」,非是破阵之机,而是,造阵之源也!

    幻醉缠心唯一真,生生不息轮回转。世上罕有的困阵,无迹可寻,无缝可钻,生Si相依,看似简单的生门,虽被蓝玉的慧眼识破,但又如何?无法可破,乃铁铮铮的事实矣!

    为阻幻境扰心,韩湘灵也暗提十成白莲功法,倾力一挡来势,但内心,其焦虑之感,由内心深处,逐渐爆散,吞噬全身,此情,非是对蓝玉没信心,而是此阵的强大,强如一名破阵高手,也束手无策偌久矣!

    就在韩湘灵心焦之时,不巧,被蓝玉的神识察觉到了,於是乎,蓝玉便关切的问湘灵道:「湘灵,坐下吧!立身在我身旁许久,该歇歇了,坐下,说不定神思b较清朗啊!」

    「我还是站着就好,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盘坐若入定,是说,你们十字教徒也要盘坐冥思吗?」韩湘灵有点任X又带些不解的语气回蓝玉道。岂料,蓝玉不接湘灵之言,反倒暗酸起韩林儿道:「真不知你兄长的想法是多特立独行?竟然让你这种个X的妹妹来掌握我之形踪,唉!你实不该在我身边呀!韩林儿啊!你也不过如此也!」

    韩湘灵听此酸言後,微怒上眉,并指着蓝玉的侧身,负气回道:「你真是的!此处只有我与你尔尔,你竟骂起我兄长?你信不信以你现在之态,我一脚便能踢Si你呀?」

    谁知,蓝玉竟毫无在意的顺口一回道:「若你想我Si,当初在竹林轩时,你为何不趁我被你的摄魂曲所迷之时杀我呢?」

    闻此回言,韩湘灵一时语塞,答不上话来,一名nV人家,怎能在男人面前,侃侃而谈的诉说己心的倾慕之情呢?不过,韩湘灵倒是巧妙的闪过此问,巧转焦点的回道:「不用跟我说Si不Si,若此阵不破,只怕时我俩一同赴酆都啊!」

    经一提点,蓝玉才瞬间将焦点移回阵法上,此时,阵眼上的那个「口」,突现一个光亮火红的光源,目不能直视,红染一片紫华曜天之象,如奼紫嫣红般,彤云罩天,随即,又见那光亮骤然失sE,接踵而来的是:万箭裂天扣命杀。

    只见那万箭,如雨、如蝗、如蝇般,照着蓝玉两人,又如似一群归心似箭的鸿雁,一窝蜂齐齐S去,由於蓝玉本身的十字教功T已周盈全身偌久,故蓝玉如如不动,不改形sE,反倒是韩湘灵,虽提功纳元,但心却不静也!

    蓝玉见状,眼明心快的提点韩湘灵道:「又一波攻势了,你当心……。」

    话未尽,箭雨已然袭身而来,立时,韩湘灵的神容,现出一GU耐不住之感,不过也无济於事。就当箭雨飞到,韩湘灵眼前一寸之间时,忽尔,时空凝结,万箭腾空,进退失据,彷佛是眼前的目标骤然消失般,霎停半天之上,须臾,再闻一阵诵经之声,原来,韩湘灵是咒动了白莲教之护心佑神术法,只见她右指抱x,立身天地之间,眼神炯炯有神,虎虎生风之姿,宛若神人,并口诵经文如下:

    佛眼心,禅虚空;心无眼,何处依;明心见X,万法之宗;佛慧临,真X弥陀。

    咒声起,经文旋,只见韩湘灵念毕经文後,诵经之声化现成经文内容,一字字、一段段、一句句,从口中飞散而出,并氤氲蔓延在韩湘灵之天庭周围,紧接着,韩湘灵左指斜提,双指翻化,左指点天灵。霎时,经文现异象,在字T的边边角角,急速的生出羽翼,随後,字字羽化成瓣,蓦然,在空中化变出一朵朵,圣洁清香的白莲,并直截反收万箭的箭气,最後,经文之力与箭气交融,韩湘灵再轻手一拨,乍然,白莲再度散羽开来,复化成绵密细致的银针,与箭相辅相成,最後,韩湘灵再反手一送,针与箭,全数回敬阵眼的那个「口」。

    而此阵,也不遑多让,在那个「口」之中心,亦开出一朵花瓣盛大,由根至叶,甚至是骨,透散着阵阵馨香与檀香交融相参之红莲,盛开之瓣,似饕餮吞天,又似无底深渊,韩湘灵的反击,於焉形一泥牛入海之象,反制之招,尽数被包覆,纳形化散,尽归虚无。天地间,又复寂声绝迹,一切,过眼云烟……。

    一旁的蓝玉见状,心下倒是略惊,并不自觉的自忖道:「抗阵何用之有?阵眼即起源,生生不息,破不了啊!韩湘灵是在做甚?何必做此无谓之举呢?」

    未等蓝玉开口,韩湘灵便率先说道:「这是什麽诡奇阵法?时不时就万箭齐S,明明将我俩困在阵里,就足以使我们弹尽援绝而Si,还需用箭攻?此阵究竟是如何设下的?越想心火就越盛,哼!」

    话甫落,唯听闻蓝玉回以菀尔一笑道:「湘灵,你明就知晓反杀无用,就像我这般,护住周身不侵即可,你愤然回击,不是徒耗元功吗?」

    「我就气不过嘛!本座乃堂堂一名白莲教圣nV,为完成其兄之愿,来监看蓝玉你,结果呢?却与你一同被困在此,还随时来个万箭袭身,你说我能不气吗?我知晓,你是十字教徒,脾X十分宽和谦让,本座可是与你不同啊!」韩湘灵牢SaO满腹的回道。突然,蓝玉像是想到什麽线索之类的,语气转为急促的问韩湘灵道:「湘灵,此阵的攻击似是已非首次,所以,你还记得首次是何时吗?」

    一问惊起梦中人,玄中藏玄破阵计。韩湘灵乍听此问,顿时脑识灵台现青天,光照引清明,与蓝玉之间,心生契合,顿悟蓝玉话中之意,只是,悟归悟,这一会儿,竟也忆不起首次是何时?因为在此阵中,时辰,还不是对手矣!越辰之阵,又何以忆起首次呢?

    终天法阵幻迷生,眼即造源生不绝。怒心难赦涛澜反,一击苍茫曙光来。

    只见韩湘灵眉头紧蹙,谨小慎微的回想记忆中的环节,可是,蓝玉此问,实是不好应答,万箭劫杀还复来,一重又b一重剧,霎然,韩湘灵之脑识,一GU天外飞来一笔的异想,由心田而生,穿越浑沌无明,清浊杂沓的灵思,首次?时间点?对了,确实有一个点十分古怪!

    当韩湘灵忆起此点後,登时眉卷舒展,笑颜逐开,以欣喜之神情回了蓝玉道:「此阵之窍,在你我之间啊!」

    你我之间?此话何意?连一名破阵高手也丈二金刚m0不着头绪,一时想不明韩湘灵之语,韩湘灵见蓝玉疑惑之神情,心下,竟感到一丝丝雀跃之情,她,总算是赢过蓝玉一次了,无论破阵还是生Si之战,除了曾救了蓝玉一命之外,其余的,论功法,论智谋,韩湘灵皆是逊他一筹矣!因此,虽共困患难,但,人之争胜本X,在此刻,於焉萌芽生枝也!

    雀跃之後,韩湘灵自信潇洒的向蓝玉释道:「在静神守虚之时,你我两人,连一个字也不曾脱口而出,故阵法只是幻象尔尔,不过,不知你是否隐隐感觉到,我与你在说话之时,阵法就会莫名杀机罩天,万箭g魂之象呢?」

    听罢此言,蓝玉瞬然醍醐灌顶,以他本身对阵法的灵敏度,乍现关窍於脑识之中,两人接触,则杀机临,两人不语,则阵法静,难不成,是最为简单的破法?有如此容易吗?

    心下,困惑难解,可是又能如何?现如今,亦只能一赌了……。

    此时,蓝玉坚毅又心惊胆颤的跨出心坎首步,并语气沉稳的问韩湘灵道:「湘灵,我们可以再联袂一次,破此阵吗?」

    闻此言後,韩湘灵不敢怠慢,忙回问道:「蓝玉,你是否已知晓破法了?」

    这次,蓝玉倒是不敢应对如流,因为,连他自己也只是姑且一试,没任何把握,因此,他语带保留的回道:「我也不是很明了,但,已被在此受困多时,眼下,也无他法,有时候,孤注一掷也是一种谋略啊!」

    「好,无论结果如何?生Si无尤,说吧!我愿闻其详。」韩湘灵听毕蓝玉之言後,竟是不屈反迎,全然相信蓝玉之能,此言此姿,不逊世上任何男子,圣与魔,挺身赴Si,更胜这人世间,许多血亲兄弟矣!

    这句视Si如归的信任之语,填补了蓝玉内心那多余的忧虑,於是乎,蓝玉便说了破阵之法道:「如何入阵就如何破阵,此阵之巧妙之处,即在於毫无破绽,阵眼亦是阵源,所有的武功招式,均会化有归无,消散天地。但唯一之机,却仍在那个「口」上,此阵,是心理战,亦是一与零的无间结合,所造成的绝美困局,就连我,也至方才终如梦初醒矣!」

    一与零的结合?经蓝玉一番解释後,韩湘灵之脑识乍陷五里雾中,一与零?蓝玉究竟是在说甚?

    蓝玉见韩湘灵那懵懂的神情,也不在意,毕竟,破阵乃是首要,因此,蓝玉便续解释道:「零是指幻境,华耀虚空。终成泡影,至於一,就是那个「口」,方才湘灵你的一番话,真是一语中的,让我悟得一个结果,那就是:「阵眼,阵源,执念」矣!人之天X,过於执着在那个「口」上,千方百计的想去破它,结果,心急无智,心焦烦躁,导致不管如何出招破阵,均被强行纳化,尘散烟消,故此,即是我所说的「一与零」之变化也!」

    经蓝玉如此一说,韩湘灵才豁然开朗,不过,心下仍有一疑问,所以,韩湘灵便复问蓝玉道:「为何你至如今方得破法,当初我俩一入此阵时,就能联袂破此阵了呀?为何现今才想到呢?」

    「因为我输不起,就好b你刚刚气不过此阵之变一样,我堂堂一名大都大学堂之首席状元,技冠群雄,天资超颍,人人称我是破阵奇才,既是如此,那又为何在破第二阵时,仍要靠外力才能破之?我内心犹然不服,不论助我们之人是何来历?总之,在那一瞬间,我不自觉的将自己彻底放大了,根本无法想,原来是如此而已,是我,是我之过啊!」蓝玉听完湘灵之问後,用悔恨亦忏罪的口气回湘灵道。

    韩湘灵听罢,心火怒然,可是,却被蓝玉料中先机,只闻蓝玉以平缓又带有赎罪之心续道:「若你内心怒火蒸腾,也是人之常情,但,我与你皆困在此阵中,等阵破之时,看你要如何,我绝无二话,可否?」

    韩湘灵乍听此言,眼神,既讶异又欣喜,好啊!此话是蓝玉所说,非是我b人喔!於是乎,韩湘灵不假思索,待蓝玉语落後,便紧接语道:「好!就依你之言,现在,该是破阵之刻了。」

    话语定,手风扬,霎然,蓝玉盘坐之躯,顿时迎风树立,双手平举,足一蹬,飞身九天之上,形一逆时翻化,一GU沛然圣气,由下丹田冲灵而上,并向T外四方爆S而出,接着,双手再转,成一祈祷手式,手掌上,各自浮起一个血光嚣天的十字钉痕,与圣气相结,圣血交融,撼然一击,「十字昊光功诀」之初式—「十字钉痕掌」再现尘寰。

    而韩湘灵亦旋身玄空,双手呈顺逆时针,相互反转,霎时,圣华白莲在韩湘灵之背後,开枝散叶,叶化针,针成剑,围环周身,并自x中攒聚一GU白莲佛气,以此为心,再盘坐半空,犹如牟尼天相,威降寰宇。

    乍然,又见「回影魔煞琴」化现双腿之上,不多时,双手按琴抚弦,柔指撩拨,铮铮入魂,丝丝扣杀,倏地,现一怪象,在幻境之中,竟也能唤出一群邪魔妖道,群拥掀涛而至。唯见韩湘灵手势,每挑一弦,每弹一音,雄浑的魔功厉劲便磅礡横出,举世无匹,霎然,鬼哭神惊,飘然散花,千魔跪伏而临。与x中的白莲佛气,也与魔琴之魔功相合,鬼影幢幢,鬼声促促,妖媚邪唱,凝气一成,成就更为无量的一击,即是「摄魂曲」首调:「yAn春白雪殃云奏」,以不同之威,惊尘再现。

    回思方醒初心归,圣魔齐心利断金。圣魔合招,天地倾倒,日月失sE,四海闹腾,合流之势,向着那个「口」轰然一击,虽阵眼也化出红莲,以万箭之势迎敌,但无奈,同心的圣魔,功法再升五成威,无量无边的庞然一击,登时,万箭散,阵式毁,天裂痕,谜终开,不开则已,一开,更是让蓝玉两人为之愕然,原来此阵的谜眼竟只是一字:「和」也……!

    复返归真唯一念,实虚交叠灵思炽。沉舟破斧初心归,圣魔连袂一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