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366章 路小狼,你的无知给别人带来了多少麻烦!(书号:146064

第366章 路小狼,你的无知给别人带来了多少麻烦!

作者:恩很宅
    殷家别墅。

    覃可芹安顿好了路小狼之后,回到别墅大厅。

    殷彬很有一家之主的架势坐在沙发上。看着覃可芹出现,脸sE分明有些变化,下一秒就又恢复了他的绝对地位。

    他声音有些严肃,“殷勤让路小狼怀孕了,这婚肯定是要结的,我不可能让我们殷家就这么被Ga0坏了名声!”

    覃可芹睨了一眼殷彬。

    缓缓她说,“叫你回来,不是让你来决定什么的,只是因为你是殷勤的父亲所以通知你一声。”

    “覃可芹。”

    “殷勤要不要和路小狼结婚,那是他个人的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

    “路小狼都怀孕了你还任由你儿子为所yu为,覃可芹,你就这么教育你儿子的?!”殷彬气得火大。

    有时候其实不是气她怎么教儿子的,更气的是这nV人好像不管任何时候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是一家之主,他才是一家之主。

    这个nV人对他却半点都不尊重!

    “对于殷勤的教育,我至少有过。而你从来没有参与,也没有资格做任何评价。”覃可芹冷漠。

    殷彬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覃可芹继续说道,“殷勤和路小狼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cHa手。殷勤是成年人了,他知道怎么解决他自己的事情,你不要仗着自己是他父亲就b迫他做一些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你就由着你儿子?他都把别人肚子都Ga0大了,你还由着他!”殷彬气得火大。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覃可芹此刻还云淡风轻的倒了一杯开水在喝。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还是这么淡定得让他抓狂。

    覃可芹慢条斯理的把开水喝完,她对着殷彬,“第一,在你不清楚小狼到底是怎么怀孕的情况下,你不要就此断定这件事情氏你儿子的错。第二,两个人没有感情,在一起也是彼此折磨,我不觉得结婚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第三,我带着小狼回来,一方面是为了好好让她养胎把孩子生下来,一方面只是为了培养她和殷勤的感情,不是为了强迫他们结婚。至于最后他们能不能够结婚,有没有感情是前提。”

    “所以你能够接受,殷勤的孩子一出生,就在一个不完成的家庭下成长?”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覃可芹把水杯放下,“作为过来人,我并不觉得捆绑了一桩婚姻就能够得到什么幸福。如果让我再做一次选择,我宁愿独自养育……”

    “覃可芹,我们现在在说你儿子的事情,不是我们的事情!”殷彬似乎不想听到覃可芹说其他关于他们的曾经。

    就好像很怕有人戳到他曾经的痛点。

    覃可芹说,“刚刚给你说的就是我的观点,当然,你到底想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

    说着,覃可芹转身就走了。

    殷彬看着覃可芹的背影,真的是气得都要爆炸了。

    这个nV人到底凭什么可以在他面前这么耀武扬威!

    他才是一家之主,这个家里面所有事情都应该听他的,而不是每次有什么家庭决定的时候,他都是被排外的那一个!

    他心肝肺都大了。

    那一刻殷勤从外面回来了。

    喝了酒。

    一个人喝了酒,喝得醉醺醺的。

    没有慕辞典这个酒r0U朋友,他也觉得好没意思。

    所以就这么早早的回来了。

    他看到他父亲坐在沙发上,就直接过去坐在他爸的旁边,手还很自然的把着他父亲的肩膀。

    殷彬皱眉。

    闻到殷勤一GU子酒味,刚刚又被他母亲气得够呛,这一刻恨不得把他儿子狠揍一顿。

    他坐得笔直,和此刻烂醉如泥的殷勤形成了鲜明的对b。

    “爸,你知道路小狼有我孩子了吗?嗝。”殷勤打着酒嗝,醉醺醺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

    “我很痛苦啊!”殷勤难受的大叫,“我根本就不喜欢路小狼,她为什么要强迫我,她为什么要给我怀了孩子,呜呜,我还没有享受完我的单身生活,我还没有彻底的对季白心……呜呜哇哇……”

    殷勤趴在他爸的肩膀上,哭得撕心裂肺。

    殷彬翻白眼。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

    为这点事情哭成这样,26岁的人了,到底还不害臊。

    殷彬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一刻却并没有推开自己儿子。

    殷勤鬼哭狼嚎了好久,他用殷彬的衣服擦了擦眼泪和鼻涕。

    殷彬真的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殷勤说,“爸,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我不想负责任,但是我又见不得路小狼这么一个人,她才19岁啊……我怎么这么禽兽,不,路小狼怎么可以这么禽兽!”

    说完,又哭了起来。

    殷彬简直对他儿子无语了,他说,“男人敢作敢当,不管过程怎么样,该负责任就应该负责任。”

    “爸,你知道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大道理的时候真的很讨厌吗?”殷勤看着自己父亲,很认真的在给他提醒。

    “你闭嘴!”殷彬很有气场。

    殷勤也不怕,他说,“你这样端着个架子,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和我妈生儿子。”

    殷彬觉得他总有一天会被他儿子给气Si。

    “话说你当年是不是就是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爸,我突然有点理解你了。”殷勤突然转移了话题,喃喃开口道。

    殷彬有些微怔。

    “你也不喜欢我妈所以还是迫于家庭原因娶了她,然后你们两悲剧了一辈子。要是我也重蹈覆辙,我以后是不是也会像你们这样悲剧一辈子……”

    “我没觉得是悲剧。”殷彬突然,一字一顿。

    殷勤看着他。

    “你和路小狼的事情,不管你母亲怎么说,结婚是必然的。”殷彬总是一副不易亲近很是正经的样子,任何时候不管是在工作还是在私下都摆着他的架子,“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日子我会找人帮你定下来。”

    “不可能!”殷勤突然很激动,“我和路小狼绝对不可能结婚,绝对不可能!我宁愿一辈子光棍都不会娶路小狼。”

    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殷彬皱了皱眉头,“所以你不打算对路小狼负责了。”

    “我为什么要对她负责,我没让他对我负责都是好的了,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被她欺负的……”一想到半年自己遭遇的那一次,就觉得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现在还要让他来对路小狼负责,杀了他他也不g!

    “殷勤,你是个男人。”殷彬义正言辞。

    “你说什么都没用,路小狼我绝对不娶,绝对不!”殷勤狠狠的说道,“你打Si我我也不会娶她。”

    殷彬瞬间又被他儿子气得火冒三丈。

    殷勤从沙发上歪歪倒倒的站起来,“我告诉你殷彬,你有那个时候好好处理你和你那初恋的事情。这段时间你和你初恋的事情真的是风风雨雨沸沸扬扬的,你要是想要追回我妈,你就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别有事儿没事儿的端着个一家之主的姿态来对我指手画脚……”

    “殷勤!”殷彬怒吼。

    “活该守活寡。”殷勤神补刀。

    殷彬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

    他觉得有那么一天,他可能真的会被殷勤给气Si。

    活生生给气Si。

    殷勤走在2楼楼梯上。

    抬头似乎看到了楼梯口站在路小狼。

    他喝醉了吗?

    出现幻觉了吗?

    一定是出现幻觉了,所以路小狼才会这么Y魂不散。

    “殷勤。”路小狼突然开口。

    殷勤整个人吓得一阵激灵,“你是真的啊!”

    路小狼皱眉。

    “卧槽,你怎么来我家了,你怎么来的?!”殷勤满脸的厌恶和嫌弃,一览无遗。

    路小狼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这次回来之后,殷勤对她的讨厌她还是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她说,“你母亲带我来的。”

    “我就知道,卧槽。”殷勤爆粗口。

    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所有人,全世界的人都会觉得是他的不对。

    都会b着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都会认为他禽兽不如。

    越是这样,他越是不会如了他们心愿。

    越是这样,他越是排斥得很。

    路小狼说,“我想下楼倒点水喝。”

    说着,就从殷勤身边走过。

    殷勤突然一把拉住路小狼。

    路小狼看着他。

    “路小狼,你知道吗?说好听一点你叫单纯说难听一点你叫愚蠢!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无知给别人带来了多少麻烦!”殷勤冷冷的声音,在路小狼耳边,阵阵响起。

    路小狼这么看着殷勤。

    殷勤放开她,“我真羡慕你的一无所知!”

    然后,殷勤走了。

    路小狼抿紧了唇瓣。

    殷勤的话就好像一直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她心口很闷,有时候还会觉得有些痛。

    她是给殷勤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吗?

    他看上去真的很讨厌她。

    殷彬回到自己房间,没去洗澡,就这么直接躺在了他的大床上。

    他心里其实很压抑。

    压抑到分分钟可能跳楼的节奏。

    此刻闭着眼睛,天旋地转,脑海里面浮现的就是刚刚碰到路小狼的画面。

    刚刚他故意说了伤害路小狼的话,因为他真的想要发泄。

    想要把所有情绪都发泄在路小狼的身上。

    但是又能有什么用。

    路小狼根本感觉不到,路小狼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说什么,她能理解吗?

    她只知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对他施暴就施暴,想生下来这个孩子就生下这个孩子,她可能完全不知道,这些都意味着什么!

    她就是从来都不用大脑思考问题的,就是凭她的喜好在生活!

    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让路小狼明白,她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到底是一件多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真正的是一种道德绑架。

    对他的绑架!

    房门外,有人进来。

    殷勤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翻身用PGU对着来人。

    覃可芹走过去,“喝酒了?”

    “喝醉了,所以不能谈事。”殷勤拒绝。

    “去洗个澡,我有事情和你说。”

    “我不去。”

    “殷勤!”覃可芹脸sE有些难看。

    殷勤从床上猛地坐起来,他狠狠的说道,“是不是你们全世界人都要b着我娶了路小狼,是不是非要让我搭上自己的幸福,为了那所谓的道义为了那所谓的责任,你们从来不需要关心也不需要理会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到底都承受了什么,我到底会不会开心,反正作为男人,就应该负责,没有原因就应该承担那所谓的责任!”

    覃可芹看着自己急红了的脸。

    她说,“我没让你娶路小狼。”

    殷勤一怔。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让你娶她。”覃可芹重复。

    “那你还把她接到这里来?你是诚心让我添堵吗?”

    “路小狼怀了你孩子的事情不假,不管过程怎么样,终究是怀了,这是无争的事实。”

    “然后呢?然后你还是要b着我娶她。”

    “你的孩子,在她怀孕期间,我们是不是应该有责任去照顾她。路小狼是孤儿,无父无母,在生孩子这件大事情上,我们是不是应该出一份力。”

    殷勤不爽的看着他母亲,那一刻没有反驳。

    不管多恨路小狼不管多崩溃,但是一想到路小狼才19岁就要经历这些事情还是会于心不忍。

    不想被b迫又会被道德所绑架,他其实内心b谁都煎熬b谁都更受折磨。

    但是好像所有人都看不到,所有人都觉得是他的错,只要他不负责任就是他的错。

    覃可芹继续说道,“我带着小狼回来,只是想好在这个阶段好好照顾她,我没有想过一定要让你们结婚。你放心,在你没有真的很喜欢路小狼之前,我不会强迫你娶她。不是怕委屈了你,是怕委屈了路小狼。”

    “妈!”

    “你心里面一直有季白心,这本来对小狼就不公平。”覃可芹说得很直白,“孩子是你的,你就应该对这个孩子负起责任。至于小狼,小狼是她自己的,她有她自己的人生,我并不觉得她需要绑架在你的身上。”

    “听你的口吻,你觉得我配不上路小狼了?”殷勤这二货,关注点永远都不在重点上。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儿。”

    “妈你是眼瞎吧,你哪只眼睛觉得我配不上路小狼了,你看看路小狼那个样子,一个男人婆的样子,你知道她五大三粗的,一拳可能就会揍Si我,哪里有一点nV人该有的模样,你居然说我配不上她?!”殷勤眼睛都瞪圆了。

    覃可芹满脸不屑,“男人果然都是肤浅的动物。”

    “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真希望小狼肚子里面是个nV儿。”

    “我喜欢儿子!”殷勤唱反调,“生个nV儿像路小狼,我不得去撞墙啊!”

    “那你赶紧去Si!”

    殷勤气大。

    覃可芹淡定,说,“路小狼从此以后就会在这里住下来,不接受任何反驳。至于你和路小狼要不要结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绝对不g预。”

    “是不是说到做到?”殷勤直直的看着他母亲。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殷勤想了想,那倒也是。

    她妈虽然偶尔会看不起他但他还真的没有欺骗过他。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和他母亲关系这么好。

    “成交!”殷勤很爽快的答应。

    “成什么交!”覃可芹一巴掌打在自己儿子的头上,“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只是在通知你。”

    殷勤瘪嘴。

    覃可芹转身,“洗洗赶紧睡了,一身都臭,跟你爸一样。”

    “我每天都洗澡了,每天洗得很g净!”门口处,突然响起了殷彬的声音。

    异常大的声音,似乎是完全无法接受被人如此W蔑!

    覃可芹有些无语。

    她随口一说而已。

    ------题外话------

    3点二更,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