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高山流水(书号:145815

第一百八十五章 高山流水

作者:佟言
    槐安顾名思义,整套裙子都是白sE的,这套白sE的汉服,跟刘嫚遇见小可儿那一次,穿的廉价白sE道具汉服,完全不能放在一起谈。

    这才是真正的华服,它的白sE很正,是那种棉麻的白sE,而不是现代布料的纯白sE,仔细看,可以看到衣襟和裙摆的位置,用真丝刺绣出一朵一朵的槐花花瓣,非常b真,更美的是,当灯光打在这些槐花花瓣上时,花瓣会变成很浅很浅的绿sE。

    绿sE和白sE,都是令人心安的颜sE,也许这就是设计师给它取名“槐安”的原因。

    刘嫚换好衣服,陶之瑶拍手称赞,“汉服nV神再次出场啦。”

    “标配白sE,”李小茹笑道。

    当初,刘嫚不就是靠一身白sE汉服走红的吗?

    不过在这个地方,沈墨臻才是主角,刘嫚是配角的,衣服已经很拉风了,所以苗小妹便淡化了刘嫚的妆容,只涂了合乎肤sE的粉底和腮红,让她的脸sE在聚光灯下看起来更均匀即可。苗小妹给刘嫚梳的头发也是b较简单的发髻,不像上次那么复杂。

    等苗小妹给刘嫚造型好,沈墨臻和闻芳菲的表演已经开始了。

    她们俩表演的是古筝二重奏,《长相思》。

    这首曲子写意白居易的名词《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闻芳菲起的开头,前半部分都由她独奏。

    多亏苏教授的高压教育法,刘嫚不仅知道白居易此人的生平,还刚背诵过这首词,不过曲子她还是没有听过。

    闻芳菲既然是沈墨臻的师妹,她的古筝水平之高,毋庸置疑,刘嫚和她排练时,也已经领教过。

    从闻芳菲的琴声中,刘嫚可以T味到,悲伤与思念,大抵这首曲子和它的词一样,表达的是深闺怨恨。

    闻芳菲负责的第一段结束,下一段由沈墨臻独奏,当沈墨臻的琴声响起时,刘嫚的眼前蓦然一亮。

    因为她感受到了很明显的区别。闺怨还是那个闺怨,但再多深情,再多孤独,再多伤别离,终归云烟清风中。

    沈墨臻的境界b闻芳菲高出了一大截!

    或许这就是沈墨臻被称之为民乐nV神的原因吧,她的天赋与悟X,其他人确实难以企及。

    一曲终了,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沈墨臻和闻芳菲同时起身,向观众致意。

    闻芳菲从左侧离开舞台,而沈墨臻则看向右侧,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做出邀请的姿态。

    这时屏幕上显示出今晚最后的曲目《高山流水》,古筝:沈墨臻、古琴:刘嫚。

    一直庄重且没有什么杂音的观众席,竟在这一刻有了低低的惊讶声和议论声。

    大家交头接耳,刘嫚是那个刘嫚吗?

    首都音乐学院,有几个刘嫚?

    当刘嫚从幕后出现,走到沈墨臻身边时,观众们都惊呆了。

    还真是那个刘嫚啊!

    会弹古琴的刘嫚,仅此一人啊。

    可她们不是情敌吗?沈墨臻居然愿意邀请她同台!大家都感到十分惊奇。

    大部分观众都听过刘嫚的古琴演奏的《梁祝》,对她印象深刻,同时也对这首《高山流水》有了期待。

    而台下,这些天一直心脏不舒服,病恹恹的魏婉茹,忽然有了JiNg神般,坐直了身T,还微微向前倾,似乎有些许激动。她身旁,沈墨臻的父亲,著名作曲家沈恒好奇问她,“这个孩子是谁?你们看到她好像都很兴奋。”

    沈墨臻的母亲,著名扬琴演奏家云飒也是一脸不解,他们都是高雅的音乐家,很少关注网络上的东西。不过沈墨臻已经告诉他们,她和唐图分手了,但没有提到刘嫚。

    “她是一个可以媲美你们nV儿的天才人物,”魏婉茹笑得神秘,“待会儿你们听听她的《高山流水》就知道了。”

    沈恒和云飒很惊讶,魏婉茹惜字如金,为师严厉严谨,对他们nV儿都很少有如此之高的评价,这个nV孩优秀到何种地步,让魏婉茹这么看重?

    沈墨臻中场只换了两次衣服,一次在集T大合奏前,一次在与闻芳菲演奏前,她刚才和闻芳菲同台时,穿的也是现在这身汉服。

    她的汉服上白,下浅橘,很符合她温婉柔和的气质,专业造型师给她也做了复古的汉朝发髻,化了苗小妹看不上眼的JiNg致妆容。

    两个nV孩同台站立,都一身华丽的汉服,都年轻美貌,都古典优雅,风格看似相近,实则气质迥然不同。

    沈墨臻的气质更纯粹,就是一位专而JiNg的艺术家,而刘嫚的气质让人捉m0不透,她是有文艺的感觉,文艺通常是跟小清新联系在一起,而她的文艺却能够和大气宽厚划上等号。

    两人分别在各自的乐器前坐下。

    沈墨臻手指一动,先行奏起。

    她们事先排练过,分工明确,沈墨臻负责主旋律,而刘嫚演绎变奏部分。

    《高山流水》是所有学古筝的学生必弹曲目,却很少有人能弹出曲子的JiNg髓。

    沈墨臻以前多次演奏过《高山流水》,她的版本已经得到老师、父母和同学的高度赞扬,现在只不过再演绎一遍罢了。

    但她的状态其实并不好,沈墨臻才22岁,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独奏会,第一次长时间不间断的演出,她没有办法完整hold住全场。

    连续一个半小时的演奏,不像以前那样,只用演奏一两首曲目,就可以完美风光的退场。这也和平时的排练完全不同,她面对的是上千观众,这些观众之中,有些人还拿着手机实时直播,她其实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需要JiNg神高度集中,更不说演奏乐器本身就是一件T力活,正常人,都会乏累。

    在和闻芳菲合奏时,沈墨臻已经是强撑着弹到最后,到达极限,险些坚持不下去。

    此时再与刘嫚合奏,她神情偶有几分恍惚,一不小心,弹错了一两个音,但她很快意识到问题,立刻修正,一般人根本听不出来她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