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哭丧脸(书号:145753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哭丧脸

作者:程嘉喜
    田嘉志:“你这一大早的,够辛苦的。”

    李红旗手上拿着东西有点不太自在:“咳咳,看二哥说的,过来自家走走。辛苦说的远了。二哥吃饭了吗。”

    然后人家就堂而皇之的进院子了。都没看田嘉志的脸sE。这脸皮也真的是够厚的。

    不过心里有多不自在,只有李红旗自己知道了。为了追媳妇,他也是拼了。

    李红旗同志昨天急匆匆的走,就是去商场买披肩,纱巾之类的东西。听到田蜜嘴里的‘衣服好看’,李红旗心里没谱,田蜜那就是个不着调。谁知道会不会出格呀。必须得留点后招,这可是自己的媳妇呢。

    因为不知道,媳妇今天穿的衣服,颜sE风格什么的,怕回头搭配不好看,人家特意买了好几种颜sE,样式的呢。

    就为了万一田蜜弄出来定亲时候那种衣服,好让朱小四把这披肩给搭上。这事李红旗老在乎了。

    这不是才进门的时候,朱小四看到李红旗,想到昨天晚上还有点不自在呢。

    不过转眼就看到李红旗拿出来的小盒子,心说什么东西,朱小四疑惑的看向李红旗。

    就见李红旗一件一件的把东西打开,献宝一样送给朱小四:“快来看看,你喜欢哪条。”

    朱小四cH0UcH0U嘴角,这东西对朱小四来说挺华而不实的,又不是冬天,捂着点能保暖。

    你说大夏天的,穿什么衣服,搭个这玩意,那不是多此一举呀,g活的时候都不利索。就不知道李红旗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这种,软趴趴,腻歪歪的玩意。

    李红旗还一口气买这么多,可见真的是喜欢到一定的程度了,朱小四都在考虑要不要迎合一下李红旗的奇特喜好了:“你喜欢这东西呀?”

    李红旗喜欢吗,真喜欢,这东西能把媳妇捂的严实点。再说了,东西都卖了,能说不喜欢么:“还成,你喜欢吗?”

    人家在保证媳妇裹的够严实的情况下,还是愿意尊重一下媳妇自己的意见的。

    朱小四看着好几条呢,肯定是李红旗非常喜欢,不然不能看到就买下,违心的说道:“还成。”

    李红旗满足了,喜欢就好,肯定要披着的。

    田嘉志那边扫两眼,就知道这小子心里那点小六九,只有男人懂男人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了。

    在边上瞧了半天,撇撇嘴,刚要开口,让田野给拉走了:“你搀和人家两口子那点事做什么呀。”

    有点眼sE没有呀,这男人也真是让她没法子了。虽然她不是男人,可李红旗这东西送的实在是太多。而且有上次定亲的经验,田野想不知道李红旗的心思也难呀。只能说这男人划了底盘之后吧,实在是都不太大方的。

    好吧,田嘉志勉强凑合什么都没说呢,不过是给自己媳妇面子,可不是给李红旗面子。

    李红旗感谢的看看田野,太贴心了,不然还真就没人能说的了,这位无所无不在的大舅哥。

    李红旗对着朱小四:“你去换衣服吧,不是说田蜜帮你准备衣服了吗。”

    媳妇捂的严实不给外人看的情况下,李红旗还是很乐意看到媳妇美美的俊俊的。

    朱小四没那么害羞,本来也要去换衣服的。

    不过被李红旗这么一提醒,有点别扭,好像换给他看是的。再加上李红旗那灼灼的眼神,让人烧得慌。

    朱小四看了这人两眼就进屋了。在害羞衣服还是要换的吗。

    田花今天过来的不晚,穿的漂漂亮亮的,看到李红旗还笑了两下。这也算是熟人。

    不过田花老师对李红旗印象不太好,三心二意的一个男人。换成她肯定不要这样的男人的。

    不过小四愿意要,她也没什么好劝的。田野b她聪明多了,田野既然不说话,她就更不会开口的。

    不过同李红旗打交道,田花老师那是没想过的。

    真心的,田花老师不待见一个人的时候,想要瞒着藏着,那都遮不住,何况田老师根本就没想藏着掖着呀,那笑容勉强的,让李红旗以为自己是苍蝇。m0m0鼻子,认了。

    田花敷衍过后,就对着屋里的田野嚷嚷:“我还没吃饭呢,赶紧给我弄口吃的。”

    张口就不讨人喜欢,不过还是得伺候着这位现在是祖宗。虽然是孙家的。

    田嘉志黑着脸给端过来一碗面条汤:“你当这里饭店呀,你家孙二那不是开了饭店的吗,下次再饿去那找吃的。”

    田花先端汤吃饭,满足的让胃舒服了,才搭理田嘉志这个伺候人的:“你一大早吃火药了呀。”

    田嘉志:“你就那么金贵等着别人伺候呀,我媳妇也金贵着呢,不伺候别人。”

    李红旗那边听着,不搭话,坚决不搭话。这火气绝对冲着他来的。而且这两人,对他都不怎么样。

    田野一边出来一边把围裙给摘了:“孙二什么时候回来呀。”

    田花嘟嘴:“昨天就回了村子了,说是不耽误今天午饭,带着我爸妈过来一块给小四热闹热闹。估m0着他们应该半夜就从家里开始走了。也不知道现在到哪了。我妈有没有给我带点好吃的。”

    田野cH0UcH0U嘴角,还吃,亏她嘴了一样。这傻人有傻福吧,愣是有那么多人乐意宠着,真心嫉妒不来呀,谁让自己这边没妈呢:“那敢情好。我在家里等着叔婶。”

    田花抿嘴高兴了,不搭理田嘉志这个扫把星,看谁都耷拉个脸sE,跟谁都欠他多少钱一样。

    田花老师还是很T贴的:“不用今天你多忙呀,我在家里等他们,来了我们自己过去饭店那边。”

    然后瞅一眼田嘉志那边:“你说他怎么了,是不是要跟他妈是的,以后见天的都耷拉着脸sE呀。那多晦气呀。”

    这话声音不大,不过田嘉志真的听得见,这伤害那是台风级的。

    朱大娘那就是田嘉志同志的一个禁区呢,这辈子可能都迈步过去的坎。

    田野都想cH0U田花一巴掌,有你这么膈应我们家人的吗。

    看在她怀孕的份上,田野瞪一眼,没搭理她:“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田嘉志没吭声回屋照镜子去了,他妈那张耷拉脸,在村里出名的,就没有高兴地时候。用田野的话说,多好的事都被耷拉没了。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