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庆祝胜利(书号:129148

第八百六十二章 庆祝胜利

作者:隽眷叶子
    B0泥城外喊杀声持续了整整一夜,城内却秩序井然。

    普通百姓基本闭门不出,苏云朵与杨傲群则带领部分年轻的nV眷走出大帅府来到军中医帐充当临时救护人员,或照顾安抚伤员或直接上手止血上药包扎,减轻军医们身上的负担。

    今日之战是呼尔那部首领骞康雅向东凌国承诺的大回报中关键的一环,也是陆瑾康颠覆北辰国皇权的重要一环,故而虽说是北辰国内几大部落与北辰皇帝之间的较量,却也是东凌国将士们保家卫国的战役。

    因此战筹备的时间短,骞康雅只联系了包括陟石部在内的几大部落并不能联络所有的部落。

    虽说这几大部落的实力都不算弱,可是与滚多尔斯从帝都带出来的三十万亲兵相b实力相当悬殊,故而骞康雅与豁目邪进行商议之后,与东凌国方面进行了紧急G0u通,定下此次围剿滚多尔斯的计谋。

    围剿以活捉滚多尔斯而告终,数十万北辰军或仓皇逃窜或弃械投降。

    至此滚多尔斯侵占东凌国还没攻破B0泥城即告梦碎。

    活捉北辰皇帝滚多尔斯的消息,随着陆续送来医帐的伤兵传回B0泥城,很快传遍了整个B0泥城,百姓冲出家门互相庆贺,城中更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鞭Pa0声,b过年还要热闹。

    “今日城中b过年还要热闹啊!”杨傲群刚完成了一名手臂被砍伤小将的上药包扎,听到外面传来的鞭Pa0声,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因疼痛而一头冷汗的小将,没有受伤的胳臂对着医帐中其他伤员挥了挥大声道:“今年因为战事错过了大年,如今既然战事已经平息,咱B0泥城也该当热闹热闹,大家说对不对啊!”

    医帐内顿时热闹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不是对没能好好过个大年的遗憾,就是对庆祝活动的期待。

    站在医帐外的苏云朵若有所思,是时候安排城中的庆祝活动了。

    听着帐中热热闹闹的欢声笑语,再听听城里此起彼伏的鞭Pa0声,帐外与苏云朵并肩而立的廖氏笑盈盈地转头看向苏云朵:“看来这段时日不但军中将士们憋了GU子气,城里百姓也憋着GU子气。不知夫人可有什么打算。但有需要,必当全力以赴。”

    廖氏是陆瑾康帅帐内主要谋士陈守定的夫人,可别被她那柔软的外表给欺骗了,这是行动力并不b杨傲群弱的nV汉子。

    虽说没想到战事会如此顺利,不过苏云朵心里早就已经开始筹划胜利之后的庆祝活动,既然已经活捉了滚多尔斯,庆祝活动自然要跟上。

    “如果没算错的话,后日是上元节。大家没能安心过上年,那么就让大家好好过个上元节吧!”苏云朵决定将庆祝活动与上元节结合在一起。

    虽说后日就是上元节,两日之内要筹备一个庆祝活动,时间上有些紧,可是苏云朵脸上的自信深深感染了廖氏。

    虽说廖氏是在陈守定成为陆瑾康旄下谋士之后才与苏云朵有所交集,不过之前却也听说过苏云朵其人其事,知道苏云朵是在乡间长大的,对于外间传说苏云朵会赚钱,廖氏还真有些不以为然。

    在她看来,若非苏云朵是陆瑾康的妻子,圣上何以会将杨家集的庄子赏给她。

    若非是陆瑾康的妻子,苏云朵何德何能取得康云牧场的经营权。

    可是真正与苏云朵相处之后,廖氏终于明白了何为井底之蛙。

    无论在战前还是战中,苏云朵的表现可圈可定。

    战时的B0泥城物价平稳,离不开苏云朵在背后的C持。

    军中将领家眷的安全,同样也是苏云朵C持的结果。

    不说苏云朵做了其他事,只平抑城中物价、保护家眷安全这两项就是大大地稳定了军心民心,都是大功德。

    更何况苏云朵还自掏腰包筹备布匹、粮食和药材,组织军属和百姓为军中将士做鞋做衣,战时不顾自身安危亲自前往医帐为受伤的将士送医送药。

    因为苏云朵带了个好头,又总是亲力亲为,带动一批军属和城中百姓自愿加入其中,才使得将士们出战之前吃得饱穿得暖,战时受了伤也能得到及时救治。

    感觉到廖氏看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热切,苏云朵不由侧目,对上廖氏的目光,不由莞尔,自己这是又收了一个迷妹?

    事实上廖氏的年龄整整大了苏云朵一轮,却因此X子爽利,很对苏云朵脾X,两人相处十分融洽,这不,两人相视一笑之后,就开始讨论如何引导城中百姓开展庆祝活动。

    “虽说活捉了滚多尔斯,军中只怕还有许多需要处理。军中庆祝活动自当等战事彻底平息之后。不过城是百姓的庆祝活动却可以从即刻开始。”苏云朵笑盈盈地看着廖氏,尔后吩咐已经回到她身边的紫苏、紫月分头通知军中将领的夫人们。

    待夫人们拿到苏云朵亲笔所书的庆祝方案,无不为苏云朵折服。

    她们不过才刚刚得到活捉滚多尔斯的消息,苏云朵居然已经有了城中百姓庆祝活动的方案,她们一直为这些日子自己为军中为百姓所做的事而沾沾自喜,苏云朵却b她们想得更深更远。

    她们自然不会以为苏云朵这份庆祝方案是得到活捉滚多尔斯的消息之后才匆匆而就的,不看笔墨的新旧程度,只看这份方案的JiNg细程度,只怕战事还没起苏云朵就已经在做这份庆祝方案了。

    难怪苏云朵书房里的灯总是很晚才熄!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苏云朵的付出不但为陆瑾康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还让她博得了这些将领nV眷的拥护。

    因为是事先做好的方案,预案自然与现在的实际情况会有些出入,大家畅所yu言,苏云朵自是虚心接受,一番开诚布公的讨论之后,一份更为贴切细致的B0泥城庆祝方案出台了。

    这个方案既需要大帅府和各军中将士府的支持,也需要城中百姓的支持。

    既要引导城中百姓适度庆祝,还要顾及军中将士,故而这个方案不但结合了B0泥城上元节的特sE,苏云朵还特地派人前往康云酒坊和康云牧场,将由康云酒坊和康云牧场解决庆祝所需的酒水和牛羊r0U。

    陆瑾康带兵押着滚多尔斯及其亲信回B0泥城正是上元节这一日,城中百姓夹道欢迎胜利归来的将士们。

    授带鲜花自然是献给胜利而归的将士们,滚多尔斯及其亲信则连遭臭J蛋烂菜叶的袭击,若非苏云朵提前引导,滚多尔斯及其亲信遭遇的必定不仅仅只是臭J蛋烂菜叶而是城中愤怒百姓的铁拳。

    虽说今年的B0泥城百姓没能过成大年,这个上元节却意外的热闹,城中家家户户挂上红灯笼,就算那些逃离了家园没有人居住的房前也分别亮了灯。

    这日天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圆月,B0泥城的护城河里一盏盏花灯带着亲人的寄思缓缓漂向远方。

    军营帐前燃起一堆堆篝火,篝火架着一只只大锅,锅里炖的是由康云牧场提供刚刚宰杀的新鲜牛羊r0U,军营里飘着浓浓的r0U香。

    “这一碗敬所有牺牲的兄弟!”陆瑾康站起来将斟满烈酒的大碗高高举过头顶,尔后将碗中酒轻轻洒向地面,撒开的酒随风飘向篝火,篝火随之轰然一亮,恍若牺牲将士们的回应。

    身边的九儿替陆瑾康重新斟满酒,陆瑾康再次将大碗高高举起,并在原地转了一圈:“敬所有为了胜利流血流汗的兄弟,g!”

    “g!”一声如雷般的回应。

    这一声回应气沉丹田,所有围坐在篝火前的将士都站了起来,随即纷纷举起大碗一饮而尽。

    这一顿庆功酒,虽尚未有圣上按功论赏的旨意,将士们依然大喝酒大口吃r0U,眼中有笑也有泪。

    酒过三巡,城中燃起了烟花,那一支支烟花直入云霄,虽然短暂却十分美丽,这是苏云朵等军中将领家眷自筹资金,由杨傲群亲自带队赶往庸城采购回来用于今晚的庆祝。

    这一夜已经在大帅府暂住了将近二十日的军中将领的家眷纷纷回了各自的府第,而同样已经有二十日没有回大帅府的陆瑾康、陆瑾臻也在差不多快子时的时候回了大帅府。

    此时苏云朵也刚送走杨傲群。

    杨傲群之所以这么晚才离开啸风苑,是因为她们忙了一夜,也是刚刚闲下来妯娌俩坐在一起喝口水吃点东西说说话,所说的自然是何时将曾茹和孩子们接回来才合适。

    她们自然十分想念孩子们,可是一想到战争刚刚结束,都觉得目前并不是将孩子们接回来的最佳时机。

    就算滚多尔斯以及亲信皆已被活捉,却也难保还有暗藏的敌人,两人商量之后,决定还是缓一缓再说。

    送走杨傲群,苏云朵正打算给自己泡个澡去去乏,却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心里不由突地一跳,眼底划过一丝不可思议,还不待她迎出去,只见门帘一掀,带入一阵寒风,随即整个人就落进宽厚的怀抱中,鼻端顿时充满了醇厚的酒味。

    看来陆瑾康今晚喝了不少酒!

    除了酒味,男人身上带着军中特有的皂角味,显然男人回来前已经梳洗过了。

    只是酒喝得有点多,身上的酒味几乎快盖过皂角味了。

    苏云朵不由地x1了x1鼻子,却在不期然之中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苏云朵心里不由一紧,挣开男人的拥抱,伸手就去掀男人的衣袍。

    自己的身T自己明白,陆瑾康自然清楚苏云朵为何会如此,伸手将苏云朵重新拥进怀里,带着一丝揶揄的笑意道:“娘子如此热情,为夫岂能让娘子失望。”

    说说话间陆瑾康双臂一个用力就将苏云朵抱了起来,一边堵住苏云朵的嘴巴,一边直奔里间的大床而去。

    陆瑾康越是这样,苏云朵越是不放心,虽说被陆瑾康吻得全身瘫软,却依旧让自己保持着几分清醒,坚持要为陆瑾康进行全身的检查。

    陆瑾康叹了口气,只得松了抱着苏云朵的手,主动将左后肩受的那道伤呈现在苏云朵面前:“娘子且放心,也就左后肩被砍了一刀,深口看着有些狰狞,其实不过只是皮r0U伤并没伤着骨头,放心过不了多久就能大好,无碍的。”

    看着苏云朵渐渐红了的眼圈,陆瑾康赶紧拉了拉衣裳将伤处盖住。

    陆瑾康这个掩耳盗铃般的动作,令苏云朵又是心疼又是感慨。

    苏云朵自是明白陆瑾康作为主帅不可能冲锋在前,却也很明白陆瑾康必不会躲在后方,依然会亲自上阵杀敌,故而她并不完全相信陆瑾康身上只有这一处伤,坚持对陆瑾康进行全方位的验伤。

    陆瑾康明白若是不让苏云朵检查,只怕苏云朵睡不安宁。

    好在他的身上也只左后肩这一处伤得b较重,其他的地方真的只是皮外伤罢了,索X就躺在床上由着苏云朵检查。

    对于检查的结果,苏云朵还是b较满意的,陆瑾康身上的伤口不少,最重的伤就是左后肩的那一处。

    只是苏云朵却依然狠狠地瞪了陆瑾康一眼,受了伤还不老实!

    对于陆瑾康左后肩的这一处伤,苏云朵还是将绷带解开细细检查了一番,的确如陆瑾康所言没伤及骨头,挣扎的手法虽说有些粗糙,所用的药却是极好的。

    不过苏云朵还是按自己的方式重新替陆瑾康的伤口进行了消毒,然后用了自己亲自制作金创药,这才地替他重新进行了包扎,待她忙完陆瑾康已经打起了鼾进入了深眠。

    这些日子陆瑾康只怕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苏云朵心疼地叹了口气,熄了灯轻轻ShAnGchUaN在男人身边躺下。

    虽说苏云朵的动作已经足够轻巧,隐约的月光中却发现身边陆瑾康的眉头皱了起来仿佛依然被她惊动,赶紧伸手轻轻拍了拍陆瑾康的背柔声道:“是我,睡吧。”

    陆瑾康似睡非睡中发出一声轻轻的笑声,尔后伸出手臂将苏云朵拥进怀里,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