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 > 第两百六十八章 惊喜来的太突然了(书号:128060

第两百六十八章 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作者:老白猪
    aaaa在文官面前,即便是堂堂一镇总兵,如此显赫官阶,但是当他见到了三四品的文官时,却依然是一副点头哈腰的下人模样,

    aaaa而那文官驱使b自己品阶高的武将,那也是犹如家仆长工,可谓是不把武将当人看。

    aaaa如此时间久了,这样的事情便是越发不堪,至此明末时期,文人士子皆以舞刀弄枪为耻,以舞文弄墨为荣,汉唐时期那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的文武全才,几乎也是很难寻觅踪迹。

    aaaa但是此时,李起眼前的这个青年才俊,虽然李起并未看到他出手,但是刚才那青年展现出来的独特气质,还有一身凌然风范,一看便是个中好手,

    aaaa所以这一切也是由不得李起不夸赞一句。

    aaaa那青年才俊听到李起这夸赞之语,谦虚的笑了笑,然后对李起身边的刘桃树说道“要说真功夫,还得看这位壮士,他的飞镖绝技可谓是出神入化,鬼斧神工,真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aaaa学生悔不早认识壮士十年,否则,学生定当投入壮士门下,学习壮士飞镖绝技。”

    aaaa刘桃树听了青年这话,也是没有回答,只是对他抱拳施礼,表示自己知道了。

    aaaa对于刘桃树的态度,那青年明显一愣,不过他很快便是释然了,先说想必这位壮士乃是内向之人,加之他的公子少爷就在当前,他可能身为家丁护卫之类的领班人物,不好多说话。

    aaaa想到这里,青年对李起的身份更加好奇,这公子少爷究竟是何身份,竟然可以拥有如此家丁仆从,

    aaaa并且这家丁仆从对他如此敬畏,忠心耿耿,如此本事的人,对一个人如此这般敬畏,这更加凸显了这位公子的不一般身份。

    aaaa“敢问义士尊姓大名”青年忍不住便是对李起问道。

    aaaa李起对这青年十分的欣赏,本想要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如实相告,但是又一想,现在自己带着几个人就出来,如果暴露身份,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徒增事端。

    aaaa于是李起拱手回道“在下姓李名重yAn,区区贱名,不足以入先生慧耳,敢问公子贵姓”

    aaaa那青年微微笑了笑,道“学生顾炎武,字忠清,南直隶苏州府昆山人士。”

    aaaa“什么你是顾炎武”李起大惊,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眼前这青年。

    aaaa顾炎武算算年纪,现在应该三十岁了,但是眼前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二三罢了,不是说古人显老吗

    aaaa还有还有,他的字叫“忠清”,这真的是一代伟大Ai国思想家的字吗怎么听着这么反动啊。

    aaaa不过对于以上两点,很快李起便是释然的,先说古人显老,这主要是指贫困的古人,

    aaaa贫困,那就意味着营养不行,而且还得不停地起早贪黑的g活,才能换来一口吃食,这样的生活,不显老才有鬼。

    aaaa但这是贫困人,富贵人则不一样,他们吃得好,穿得好,养得好,还不必C持太重的T力活,这自然也就b一般人显得年轻。

    aaaa顾炎武就是如此,他家里可是江东望族,良田庄园数之不尽,生活还能差的了,要是家里不富裕,他毁家纾难之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得兵数万。

    aaaa再说他的字叫“忠清”,这倒真的是没有一点效忠大清的意思,要知道顾炎武乃是明末大思想家,这慧根开的自然是早,上学明理相b常人自然也是较早的。

    aaaa而取字的事情一般多是在私塾里,由他的老师给他取,再一联系顾炎武十四岁便是考得了诸生的资格,可见至少那时候之前,他就应该有字了,可是在他十四岁之前的时候,那还没有大清呢。

    aaaa没有大清,何来忠心大清之说,不过是巧合罢了。

    aaaa他的字,也就是字面上的简单含义,忠君任事,清白做人,和什么鞑子大清那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aaaa顾炎武似乎对李起的反应颇为有些意外,茫然的点点头,说道“对啊,我是顾炎武,难道你认识我还是说我们之间有什么纠葛为什么义士你会这般”

    aaaa“有啊有啊,我们之间岂止是有纠葛,我简直就是对你神交已久,你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一直悔不能相见啊,没想到这突然的,我们竟然就这样见了面,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aaaa“哦”

    aaaa顾炎武不由的是哦了一声,心说我的名气在家乡倒还是颇为响亮,但是出了家乡那一亩三分地,又有几个人知道我呢

    aaaa这也难怪,现在的顾炎武不过三十一二岁,说小不小,说老又未老,还未在天下成名,更别说那赫赫有名的思想家头衔,此时离他还颇有些距离。

    aaaa惊讶过后,顾炎武好奇的问道“义士,你这话学生就听不明白了,我与你从未相识,而且学生不才,也并未成就名望,这般如此,你对学生又何来神交已久之说呢”

    aaaa“无所谓无所谓,先生,你不必惊讶,反正我对你是崇拜得很,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反正认不认识都无所谓,这不现在就认识了吗

    aaaa对了先生,你这是要去往何处啊现在路上不太平,要不要我派人护送你”

    aaaa李起一幅自来熟模样,就差搭着顾炎武的肩膀称兄道弟了。

    aaaa顾炎武见李起一言遮弊过去,也没有追问,只是说道“学生听闻定王殿下武清起兵,如今已经是带领大军于山东青州府驻扎,历兵诛马,誓言伐青。

    aaaa并且定王殿下还喊出了那句激动人心的口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aaaa这八个字真正是与学生的家国理想不谋而合,让学生仿佛是遇到了平生最为趣味相投的知己。

    aaaa所以学生这才是不畏艰险,不远千里,誓要投奔定王殿下,为定王殿下反清复明的大业,献上一番绵薄之力。”

    aaaa“什么,你是来投奔定王的”

    aaaa什么是惊喜惊喜就是往往你并没有想到,虽然可能心中还有所期待,但是却又不敢去想,不敢去有所期待,因为发生的可能X极小,生怕落空。

    aaaa